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时尚

村委会被指打白条欠五年餐费被告缺席庭审

2019年02月02日 栏目:时尚

村委会被指打白条欠五年餐费 被告缺席庭审昨日庭审,被告方村委会未出庭供图/延庆法院家住延庆县四海镇的马先生将某村村委会告上了法庭。其

村委会被指打白条欠五年餐费 被告缺席庭审

昨日庭审,被告方村委会未出庭供图/延庆法院

家住延庆县四海镇的马先生将某村村委会告上了法庭。其诉称,该村委员会自2009年起多次到马先生经营的酒楼进行餐饮消费,每次都是签字挂账,但近5年来一直未支付相关费用,共拖欠餐饮费9415元,而被告村委会以村民代表会议不同意为由,拒绝支付餐饮费。昨日庭审时,被告因故缺席了庭审。

因某村村委会5年来拖欠餐饮费拒不支付,昨日,在延庆县四海镇经营酒楼的马先生拿着“白条”将村委会告上了法庭。他表示,为了要回自己的9415元餐费,他已经来来回回找了对方很多次,但一直未果,无奈只能到法院解决。

庭审

店家称村委会拖欠5年餐费

“打的白条我都留着呢,没人给结账。”上午9点30分,鬓角花白的马先生出现在延庆法院永宁法庭的原告席上,而对面的被告席却空无一人。“我知道她(村主任)有事儿来不了了。”马先生无奈地告诉北青报,“那我也要告啊。”

马先生诉称,自2009年至今,延庆县四海镇某村委会主任多次带人到他经营的酒楼吃饭,每次都是主任签字挂账,5年来欠下了近万元的餐费。他多次讨要,而村委会总以村民代表不同意、村理财小组不签字为由拒绝支付欠款。马先生请求法院判决对方支付9415元的餐费,并支付5年的利息1000元,合计10415元。

由于被告村民委员会主任未到庭,法官宣布缺席审理。“这些饭费是2006年至2010年欠的。”马先生当庭提交了一份饭费单据,证明村委会所欠下的费用金额。“所有人签字都是经过村主任同意的。一般都是主任领人去吃饭,吃完签字挂账。”马先生说。当日,法庭没有当庭宣判。

回应

村委会主任:此事由法院解决

昨日下午,北青报就马先生起诉一事联系到被告村委会的主任李某,其在中对马先生所起诉的事实内容没有做出回应,仅表示“既然此事已经诉诸法律,就由法院来解决”,随后拒绝了的采访。

调查

纪委:是否违纪需要核实

针对此事,延庆县纪委工作人员称,如果村委会存在虚开发票的问题,则属于违纪。而至于该案的情况以及还款期限的问题,还要进一步进行调查,才能判断是否违纪。

北京市纪委12388举报工作人员表示,对该案中村委会吃饭打白条的情况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,才能确定村委会是否有违纪行为。

讲述

原告:村主任常带“上面的人”或朋友来吃

“这个酒楼我开了快20年。”马先生告诉北京青年报,他以前当过兵,后来开始做生意,搞个体经营。他介绍,自己是延庆县四海镇某村的村民。1998年,他盖起了这家酒楼,专做农家菜。

镇上档次的饭店

“酒楼有三层,四五百平米吧。”马先生说,他的酒楼可以说是镇上档次的饭店了。平时酒楼的生意还不错,往来都是回头客。据马先生介绍,他所在的四海镇有18个村,都离得不远,“来吃饭的基本上都是各个村的熟人。”

村委会主任经常带人来

“他们村的村委会主任经常带人来,一般都会打招呼,要么说是‘上面’来人了,要么是自己朋友什么的。”马先生说的这个村主任,和自己并不在同一村。据他介绍,每次基本都是村主任或者是村委会会计在场,吃完饭之后签单挂账。

由于来的次数多了,马先生也和村委会的人熟悉起来。“有的时候来几个人,有时候十来个,不一定。”多一次村主任带过多少人来已经不记得了,但近两年来的次数相对少了。

至于会准备些什么菜,马先生说都是来的人自己点。“看什么客人了。来了贵客点得就贵,一般的人就点得便宜一些,普通的菜。”

“每笔饭费他们都会打‘白条’,等到年底时我再拿去一并结算。”可这几年,到年底马先生再去要钱的时候,却吃了闭门羹。“我找了他们很多次,但总是推脱。我也是做生意的,老欠我钱我肯定不干啊。”

结算饭钱难过“理财小组”审批关

马先生介绍,由于村委会换届,主任也换了几次,报销饭钱的问题开始变复杂。

“这些年来,该村委会每年记账的饭钱需要我拿着白条找村委会的理财小组批。”马先生说,这个村委会的理财小组包括组长和大约20多个村民代表,得有一半以上的村民代表签字,同意之后才能把这笔款批给马先生。

一提起理财小组,马先生语速立刻加快了。“以前还结,这几年就不批了。”马先生说,因为村民代表对他拿去的白条有质疑,“他们说,谁知道这是村委会的开销还是私人行为?”这样一来,马先生有口难辩,钱自然也就迟迟拿不回来。

为什么搁以前都能批的饭费而现在却不行了,这其中缘由,马先生有自己的分析。他说,自他开酒楼以来,那个村的村主任已经换届换了三回。以前主任换届,他的饭钱还能比较好地“交接”,但这几年主任和理财小组的村民代表有分歧,批钱的事儿也不是村主任一人说了算。

“村主任跟我说,她也不是不想给,只是做不了这个主,建议我上法院去解决。”马先生不断地叹气,“唉,我白手起家能干到今天也不容易,这笔钱怎么也得讨回来。我手上还有一些单位给我打的欠条呢,年底他们再不还,我只能挨个告了。”

文/本报孔德婧

原标题:村委会被指打白条欠五年餐费被告缺席庭审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涂塑复合管公司
三轮洒水车价格
八宝黑玉丹公司